請先后再發布主題
自定義日期:  從   到  最多30天
選擇瀏覽方式:

很邪門的事

文學 昨天 04:30 閱讀 2583 回復 9
很邪門的三件事。① 大年三十起犯口腔潰瘍,這處痊愈后那處又開始,此起彼伏的疼了一二十天。一個晚上,我突然意識到,正是將定的照片用做頭像后出現的這種情況,于是連夜更換了頭像。邪門的是,第二天早上醒來,新頭像審核通過,口腔潰瘍也徹底痊愈了。②2019年,我曾在某公眾號留言: “希望定.照.我仨人被困荒島,有充足的食物,充足的手機流量,營救我們的船在遙遠的海上……”之所以有這種幻想,是因為現實生活中我難以靠近定和照,如果被困荒島,不僅能常常看到他們,還能以云淡風輕的生活態度,顛覆他們對我的認識,讓他們了解到,我其實冷靜、精致、甚至有那么一點孤傲。邪門的是,不久后,現實生活中,新冠疫情爆發,大家必須足不出戶,否則如涉險灘。那么這種情形下,屋子不就如同島嶼嗎?巧的還有,我們的食物,我們的手機流量,算得上充足。想到這些,我忍不住要笑,當然笑過之后不免悲傷,因為我們不在一個島上,因為病毒的肆虐導致,有人離世,有人需要醫治,有人不得已而逆行。③ 后來,那個荒島上陸續涌進了很多人,而且很多能人,因此很快形成了一條生態鏈,飯店、商店、工廠、休閑會所等等如雨后春筍般崛起,荒島逐漸變得像個微型社會。定和照有用不完的錢,因此適應荒島的環境后,倒是過得優哉游哉、樂不思蜀,而我本就不多的積蓄逐漸被掏空,想去飯店打工,又害怕被定和照撞見,于是選擇了工廠。有一天,一群氣場強大的男人來車間巡視,其中就有定。當時,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可是來不及,定已然看見我系著圍裙坐在生產線上。從同事們的閑談中得知,原來定閑得蛋疼,玩起資本,收購了我所在的廠。定的目光迅速從我身上移開后低下頭淺淺地笑了,我看得出那不是輕蔑的笑,也不是幸災樂禍,而是對老天的安排忍俊不禁。我決定工資不要,不打招呼就離開,但經過一番思想斗爭后,還是遞交了辭呈,因為第一我需要錢生存,第二人與人之間最好的狀態是君子兩清,互不相欠。失業后,我索性買了個逍遙椅,基本上就是吃完飯后坐在上面自在地搖啊搖,有時,搖起塵封的往事,有時搖出辛酸的淚水,當然我還坐在上面腦補過愛情。有一天,我不經意地把頭轉向陽臺,詫異地看到定出現在我對面的那間房子里。后來,我打聽到,定原先住的房子要被拆遷,所以移居到了我的對面。我知道,定若是知道我的住處,絕對不會移到那里,因為他厭惡我。為了自己的尊嚴,也為了成他之美,我買了個屏風,盡量隔斷彼此的視線。邪門的是,現實生活中,我驚訝地發現,我的幾個老板竟真的住在我對面的樓,只不過不在相同的樓層,我住這邊的三樓,大股東住那邊的七樓,二股東住那邊的九樓。
美國舉全國之力,積幾萬各種人才,趕在德國之前研制出了原子彈。這里沒有理由,只有趕超的決心。毛主席帶領5萬萬同胞搞原子彈,有工業基礎?沒有。有人才?全賴一些歸國華僑。有技術?如果算盤也算一種,那就不能說沒有。如此條件,怎么研究出原子彈?決心比理由更重要。七十年來我們做出了飛機,做出了航毋,做出了航天器,做出了天眼....哪一樣不是困難重重?哪一樣不是國六重器?哪一樣不是落后七十甚至百年?但我們從無到有,一一做到了,為什么?決心比理由更重要。有了決心就能成功嗎?錯。還得依賴一些條件。伊朗人不缺決心與勇氣,他們現在的科技與人才與財富,哪一項都比當時的新中國強。外部條件的制約,內部各種利益集團的制肘,他們缺少一個毛澤東,一個錢學森。所以他們至今還在黑暗中掙扎。光刻機高端嗎?很高端。光刻機先進嗎?很先進。那我們能研究出來嗎?能。缺的是時間。我們己經有90納米甚至20納米的光刻機了,和ASM差多少?也就是兩年。這兩年能省下來嗎?不能。現在不補上這兩年,兩年后我們會差4年。損失只會越來越多,差距只會越來越大。ASM能發展至今,依靠全球供貨,使用最頂尖的科技與技術。兩年的高投入,成就今天的輝??。那我們差什么?我們有全球最完善的工業鏈,但只解決有無,做不到最頂尖。但光刻機需要全部做到最頂尖,最精密?肯定不是。刀刃上才是最好的鋼,至于菜刀柄,實用就行。所以做光刻機,要有大投入,不要只讓一個研究機關或公司做,要全國規劃,軟件交由軟件專業的公司研究,光學器件交由光學專業公司研究。自上而下的設計方案,重點攻關的推進規劃,將會在國內培養出一大批專業人才,專業公司,專業團隊。兩年,相信我們會比ASM做的更有效率。兩年后,ASM就會為生存而掙扎,主動權就會掌握在我們手中。分工合作,是ASM今天成就的基礎。全球分工合作提高效率。我們只需國內相關部門,相關企業分工合作,重點功關,只要規劃好,一定會成功。理由很多,困難很大。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勇氣,決心,規劃。

生活之外

文學 05-22 08:43 閱讀 1251 回復 2
作者單位:幸運星畫室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夜深,停車時,借著燈光看到一只在桂花樹中撲閃著翅膀的蜻蜓,輕盈,妖而美。 忽然覺得最近的日子過得太正常了! 賣力工作、認真賺錢,一切都在吃喝拉撒睡的裹挾中精確地循環復制。 庸常與忙碌把生活變成了重復的套路,而幾十年的人生經驗則讓一切行動變成了一種對外界最本能的反應,老練得應付自如。 大曾說:吃穿不用撓頭,還有小酒潤喉。太陽每天升起,發個啥子閑愁。 但熟悉到沒了感覺,熟練到了沒有思考。這,就有些不正常了。 當你不再關注月亮的升起,不再流連碧草的芬芳,不再為云霞喝彩 ,不再為遠方迷茫,不再為愛情詠嘆,不再為詩歌激動,不再為重逢暢飲, 不再為夢想輾轉反側的時候,意味著你要么已經在世俗中沉淪,要么已在時間中老去。 于是一眨眼已是春來,一抬頭又到夏至。日子如同一道飛逝的白光,刷的就過去了,卻模糊得什么也看不清,猶如沒過一樣。 ?所以,人進中年,時間是越過越快的。 因為外物牽絆而不自知,身心疲憊而不自察,日夜興勞而不自省。陷于庸塞與勞頓的身心哪里能返觀內照生活中的分分秒秒? 黃庭堅說牧童“?騎牛遠遠過前村,短笛橫吹隔隴聞。多少長安名利客,機關用盡不如君。” 所謂事業的追求,不過是名利的吸引,所謂成功的向往,不過是紅塵的執念。 多少偉人巨子想征服世界,卻被時光碾為畿粉。 荀子說:“君子役物,小人役于物。” 莊子說:“物物而不物于物,則胡可得而累邪。” 當事業與夢想的代價是失去靈性的生活與柔軟從容的微笑時,就變成了濁欲與陷阱。 真正的自由,是駕馭外物,而不為外物所驅使。一個人真正的成熟,則從得到這種自由開始。否則一切處世的老練與通達只是一種鄉愿的庸俗與精神的垂暮。 假裝相愛的相安無事,視而不見放曠達觀,默然忍受的風平浪靜, 固步自封的簡樸淡泊。 有多少假裝的成熟遮掩著偽善枯竭的靈魂!有多少貧乏的生命日復一日認真過著了無新意的生活死循環! 所以尼采寫道:真正讓人病入膏肓的精神毒藥,是閉門不出的閉塞心靈。 這里的"門”是一個分界與象征,里面是安全平穩熟悉與豐富繁瑣,外面是陌生廣闊美麗以及風險和未知。 奇怪的是適宜體膘瘋長的地方往往不能安頓心靈。 所以我們總是頌揚李白“仰天大笑推門去,我輩豈是蓬篙人” 無論是權利之門還是情愛之門還是過往之門,李白總能一推而過。 突破庸常,放佚心神,以飛揚的氣勢展現生命的無限張力,以酒圣詩仙的形態飄蕩于歷史的天空。 一只蜻蜓引發了許多感慨,不是每人都會理解,甚至,我也許又會很快忘記,并又重新沉淪。 上次在網上看到有人在談人生理想,他說:其實我的夢想不大,如果能穿越回去幾百年,家有良田萬畝,整天無所事事吊兒郎當,每天帶一群狗腿子,上街收租,調戲一下良家婦女就行了。 這個境界也蠻有趣。 物質會引起物質化了的心靈的共鳴,精神的需求也只有超撥者互相呼應。 其實,都沒什么不同,認真快樂地虛度光陰吧,只是在投入得如火似荼的日子中,偶爾出離一下,悄悄叩問一下自我,便已升華了這扯淡無聊的人生。
短篇小說         沒得選擇        一        早餐館老板江大發和老婆尹春蘭吵架每次都為點兒小事。像接孩子放學去遲了老師來電話催促;像買菜回來晚了讓尹春蘭等得心急。尹春蘭每次都像出了太大的問題而大動肝火高聲叫罵生怕左鄰右舍不知道她的威風一樣。如果江大發頂兩句嘴,那是要翻天的。尹春蘭砸鍋摜碗掀桌子摔椅子鬧得轟轟聲。江大發看在錢的份上會一忍再忍。        隔壁搞五金修理的老陳偷偷問江大發,"你老婆是不是有精神病,沒有弄到醫院去檢查?"        江大發矢口否認,"那不是不是,她只是脾氣暴燥口無遮攔。"        為避免吵架,江大發盡量將事情做得細致入微。但人無完人,尹春蘭總能找出一堆毛病來揪著辮子吵一通。她好像專門為吵架而生。久而久之,江大發形成了條件反射,只要聽到一聲"江大發",不管有事無事渾身就先哆嗦一陣。        江大發今天買菜回來,將三輪車停在門口等尹春蘭出來理菜。尹春蘭嫌江大發理得亂七八糟,理得不干不凈,理得她灶門流火。這還是老婆的一丁點賢惠可愛之處。每縫此時,江大發才能顯示出一丁點男人的自豪感來:你們看,我老婆并非一無是處嘛!        江大發趴在柜臺上用一張小紙片將今天買的菜一一記錄下來。價格斤兩錢數一目了然,尹春蘭要過目記帳的。        寫完紙箋,江大發出來了,因為他看到老陳和幾個男人聊著什么特別開心。被老婆掐得太緊,江大發渴望能和幾個男人在一起聊聊開心事。        看到江大發走過來,老陳問,"事情做完了?"        其實老陳是在問,將老婆安頓好了沒有?        "做完了。"        老陳這才放心。有時候玩牌差個腳,老陳斷然不敢喊江大發,被尹春蘭逮著會連老陳一起罵。"幾個老王八的……幾個剁八塊的……就是想贏兩個錢兒……贏兩個錢兒好去買棺材……"老陳兒孫滿堂,受不住潑婦這番罵人。        江大發問,"你們聊的什么?"        老陳說,"噢,我們在聊君君。”        君君是老陳喂的一只貓,一只公貓。在這個市場里面,唯一只有賣潤滑油的老熊家有一只母貓能和它來往,沒得選擇。可惜,這只母貓脾氣非常猛,又天生不懂風情。每次君君去找它都會被咬掉幾縷毛,偏偏還要天天去找它,搞得君君身上凹一塊凸一塊像長的癩子。        老陳他們剛才笑的是有人說,君君像江大發,母貓像尹春蘭。        看他們掩嘴而笑的神情,江大發能感覺出來自己被人嘲笑了。又能怎樣呢?命運不濟,命運安排他攤上了這么個老婆!        正尷尬時,那邊傳來尹春蘭的一聲高喊,"江大發,回來!"        江大發心里撲嗵一下渾身發緊。"怎么了?"        老陳和其他男人迅速收起笑容,換出一副與己無關的樣子。        江大發趕緊回憶了一遍剛才所做的事,看哪里出了沘漏好用什么話來彌補。稍微慢了一拍,尹春蘭就跳起身沖過來,揪起江大發的耳朵往回拽。"你自己回去看,還怎么了?!”        老陳和幾個男人背著尹春蘭連連擺頭。不過他們也會不動聲色的尖起耳朵聽,想聽明白這對"戰火夫妻"吵架的那件小事究竟小到什么程度。        人都有很重的好奇心!        二        這次,江大發和尹春蘭燃起戰火的原因小得挑不上筷子。是責怪江大發買的白菜秧有很多蟲洞。        江大發解釋,"不是我粗心,是我特意挑選的這種菜。有蟲洞說明沒有噴藥滅蟲子,沒有化學殘留物,客人吃著放心。"        按道理說這是經驗,這是為顧客著想。到了尹春蘭眼里,卻成了缺陷,成了糨糊腦袋沒想明白。這種菜進價高,賣相還不好。有不明究里的顧客提出疑問還得耐心解釋。        尹春蘭仍然不依不饒,一邊拍打江大發的腦袋一邊罵,"就你思想好,就你個醬豬頭會想。還多出了那么多錢……老子趕早摸黑吃瘋狗肉吧?不就是為了多掙幾個錢嗎……?”        人家說,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在尹春蘭面前就變了,無理鬧遍廳堂有理躲進茅房。江大發只好使出老招數,扯了桌上的餐巾紙,鉆進了衛生間。有急沒急都得在這兒蹲著,等尹春蘭消火后才能探頭探腦出來。        尹春蘭不分青紅皂白的瞎胡鬧,有時候真的超越了底線。        有一次,她路過一塊被開發商圈起來的地。有人在里面種了一大片菜。有菜苔有葫蘿卜,正是時令菜。尹春蘭興奮不已。"以后就到這里來扯,不消上菜場買得!"        江大發說,"不好吧,這是別人種的?"        尹春蘭火氣沖天,"叫你干你就干,哪來的這么多啰嗦!"        江大發無奈,只得跟著尹春蘭干。他一邊心里打鼓一邊瞅著路邊防止被逮一邊準備開三輪車逃跑。        干這事,尹春蘭確是把好手,像在誰跟前學過,熟門熟套。        江大發想開玩笑, "你以前在家里是不是經常這樣干?"        尹春蘭發怒,"干你個頭!老子為哪個?為你們老江家。還拐彎摸角的說我?沒良心!"        由此看出,尹春蘭的所謂良心,格局很低。江大發沒有能力沒有方法將其拔高,反倒是僅存的一點良知被老婆裹脅得不知藏到哪里去了。        江大發整個人非常矛盾。一邊因為多次配合尹春蘭扯蘿卜掐菜苔心里不再打鼓,一邊又在告誡自己下次一定要據理力爭不能老依著任性的老婆。        尹春蘭看著三廂花生地綠油油的秧苗十分誘人頗為心動。她對江大發說,"哪天晚上我們搞他一車回去?"        江大發擔心,"搞一車?這動靜大了吧?你不怕別人報警?"        "怕個球!那是開發商的地,他們也是侵占別人的好不好?"        刁鉆之人看事情的角度也刁鉆,江大發無言以對。        他們趁夜幕降臨路燈昏暗,真的挖了一整車花生秧回到館子后面的院子里,摘了幾天花生。有人問起,尹春蘭還說是老家地里種的,父母摘不贏幫點忙,為此還得了兩個大拇指的贊。        事情果真如尹春蘭所料平安無事。        諸如此類的歪理由越來越多,不容江大發駁斥還被迫同流合污。江大發越來越擔心他懲不住老婆而釀成難以承受的大錯。        江大發為此幾夜輾轉難眠。他想向人求助,但誰又合適呢?自己的父母絕對不行。        父母心疼兒子心疼孫女,經常來探望。但每次都是高興而來掃興而歸。尹春蘭從不顧忌,當著父母的面說揪耳朵就揪耳朵,說甩臉子就甩臉子。自己養的兒子自己疼又能怎樣?在兒媳婦面前只能忍氣吞聲。不忍心看見,氣鼓鼓的回家之后,過不了三天又得"喜笑顏開"的求回來,幫兒子好好掙錢,好好過日子。這不能不說是這一代父母的悲哀!        在眾多親戚朋友當中,只有岳父能夠幫上他。但這一塊輕易不能動。如果岳父母能開明大義能理解,就能夠幫上他。反之亦然,事情的火候掌握不好,就會徹底漰盤,不可收拾。所以蠻多男人老婆再不好都不敢向娘家人提起。如果當面說出來,就叫投人,有責怪岳父母沒有調教好子女之意。叫人很不舒服,往往事情更糟。        但畢竟還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如果不積極爭取則機率為零。        主意拿定,江大發從衛生間出來。也不看尹春蘭,坐上三輪車發動引擎就準備走。        "干什么去?”尹春蘭趕出來問。看架式是"架還沒吵完你休想走"。        江大發說,"爸來電話,要我回家拉一車紅薯回來。"        “噢,這還差不多!”紅薯做成的小菜,過早的顧客十分喜歡。

姑娘,哭吧

文學 前天 05:45 閱讀 5108 回復 5
我們村有一個城里來的男知青,住在我家。時間過了一年又一年。他和我姑娘談戀愛了,成了令人羨慕的一樁大好事,他們很相愛,感情很好,今天是為他們操辦喜事的大好日子。看著姑娘第一次穿上了大紅的嫁衣,真的好幸福。 為了把這婚事辦好,我請來了城里的電影放映隊。電影開映了,卻沒有一個觀眾。我讓放映員給我打開話筒,用大喇叭大聲吆喝著,還是沒有人來。這是怎么啦!放映員是一個姑娘,水靈的瓜子臉,和她的同事,另一個姑娘呆站在那里。 很快,我就知道了答案。原來這個放映員的同事見到那個知青了,然后把這事告訴了放映員,沒有告訴她,知情將成為我們家姑爺。而放映員和他,我家姑爺是很多年前的男女朋友。因為歷史的原因才分開了很多年,一直沒有見面。很快村里人都知道了,除了我不知道。大家不來看電影,是知道有另外一場大戲要開鑼。 我把這個放映員帶到我家和我姑娘見面了,然后我把事情告訴了放映員姑娘。剛才還笑容滿面的兩個姑娘都呆住了,都沒有一句話。我覺得應該讓她們解決,我就說了一句話:“你們自己看著辦吧,打一架也行。”馬上準備離開。然而她們誰都沒動,都傻在那里,好久好久。 我實在心酸了,心疼兩個姑娘。一把把她們緊緊摟在懷里,反復告訴她們哭出來吧。 可是面對這歷史的誤會,都只能傻在那里。哭不出來,這沉重的歷史,也不會因為眼淚重來。幾年后,歷史有了結局,可故事沒有結局,因為她們已經被歷史耽誤。 這是幼小心靈中的記憶故事。文中我與本人無關,一人稱寫法而已。發出來是讓兒輩們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知道下他們的爺爺輩那代人的歷史縮影。

午間一夢

文學 05-22 20:00 閱讀 1506 回復 3
好久不做夢了,大概是過了做夢的年齡吧。今日午休居然做了一夢,夢境清晰。 夏日某天,高考過去很多天了,小伙伴的錄取通知書紛紛到位。而我的還沒有消息。父親光著腳,穿著縫縫補補的衣衫,我們坐在一輛破面包車上。父親慢慢從懷里掏出一張紙遞給我,居然是一張錄取通知書,我真是無比興奮,上面寫了報到時間,只有三天了,再往下看,落款居然是一所很沒有名的軍校,名字很清晰—某地工農兵工程學院。剛上來的興奮勁立即消失殆盡。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我不可能考的那么差。父親也很詫異,對我說:“你有把握嗎?早知道如此,我就不去找人了。為了找人,我把家里的錢都花光了。” 夢到這里結束了,夢雖然清晰,但還是缺少邏輯性,分數都不知道,怎么就有錄取呢?大學錄取,你一農民怎么可能夠得著去找人?但父親的拳拳之心,是很感動我的。雖然我責怪他去找了人,其實,我做得比他想象的要好很多。比他想象的要努力得多,他所找的學校,我不可能看得上。 醒來方悟,原來今天吃飯的時候,妻和我談了兒子的事,原來是公安系統在招人,想讓兒子去報名。我不是很贊成。真是有所思便有所夢。兒子一定比我們想象的優秀很多。一定能做更大的事! 兒子你說是嗎?請告訴我。接受你媽的安排呢?還是自己闖出更大的天空? 加油!兒子!
正在努力加載...
提示
請使用手機APP發布,去快速安裝
湖南快乐十分-安全购彩 陕西省 | 瑞丽市 | 金华市 | 城步 | 恩平市 | 亳州市 | 渭源县 | 长顺县 | 固阳县 | 安阳县 | 习水县 | 金山区 | 全南县 | 灵川县 | 苗栗市 | 扬州市 | 射阳县 | 青浦区 | 敖汉旗 | 阿尔山市 | 鹿泉市 | 肥乡县 | 化隆 | 嵊州市 | 松桃 | 日喀则市 | 许昌县 | 明溪县 | 屏边 | 原平市 | 微山县 | 合作市 |